展示雷竞技靠谱不文化第一平台
您已经看过
[清空]
  • 艺术
  • 莆仙戏曲
  • 雷竞技靠谱不工艺
  • 莆仙文苑
  • 书画摄影
  • 雷竞技靠谱不美食
  • 娱乐体育
  • 人物
  • 历史名人
  • 现代名人
  • 莆商风采
  • 百姓故事
  • 人物访谈
  • 创业人物
  • 行业人物
  • 文史
  • 史海寻踪
  • 史实珍档
  • 雷竞技靠谱不文物
  • 传奇故事
  • 民间藏宝
  • 旅游
  • 旅游景点
  • 古迹探幽
  • 景色镜头
  • 雷竞技靠谱不游记
  • 镜头
  • 摄影欣赏
  • 古老照片
  • 莆友自拍
  • 影音
  • 莆仙戏台
  • 本土歌曲
  • 雷竞技靠谱不影视
  • 莆话翻唱
  • 十音八乐
  • 莆仙幽默
  • 综合
  • 文化聚焦
  • 读城品乡
  • 民俗节庆
  • 生活休闲
  • 雷竞技靠谱不荣誉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爱心公益
  • 学校教育
  • 莆企电商
  • 文化资讯
  • 联系
  • 当前位置:雷竞技靠谱不文化网>雷竞技靠谱不艺术>陈三五娘

    陈三五娘

      福建正是泉州城,南至一路通大城,

      城里荣华不肖讲[1],唯独陈府大出名。

      陈府伯贤共伯钦,伯贤读书极聪明,

      乃弟做名叫陈三[2],年纪伏细未招亲[3]。

      陈三人物生风流,看见书册目头忧[4],

      不然勤心读书使[5],尽日骑马街上游。

      伊兄运使念在心[6],那苦乃弟未娶亲[7],

      咐托媒婆查消息,不共乃弟结婚姻[8]。

      媒婆查来又查去,三爹人物生妙致[9],

      婚姻本是天注定,无有一人中伊意。

      “贤弟听我说因知,也要立志去读书,

      正是空前勤读书,望不高攀丹桂枝[10]。”

      伯贤闲闲无心着,尽日亭中去踢跳[11],

      冷时吟诗了作对[12],夜间玩月解心愁。

      八月十五天光时[13],神仙番桃聚会期,

      未时天门一甲开[14],伯贤看见笑唯唯[15]。

      天开天门光烟烟[16],香花点烛了点灯,

      今盲正是番桃会[17],王母转来会众仙。

      伯贤读书尽聪明[18],就跪地下求功名,

      陈三伊齐也就跪[19],不然伊齐求功名。

      陈三跪落暗得意[20],只求妻少生妙致[21],

      月老注定姻缘簿,姻缘皆由伊主意。

      伊兄听闻笑唯唯,“只话你敢讲出来,

      读书正是功名高,你卫因何求妻儿[22]。”

      陈三就嘴应一声[23],“后生总是有只情”,

      头乞伊兄打三甲,“骂你奴才无半成。”

      月老簿中注分明,何人共伊有良缘,

      潮州黄厝五娘仔,伊共陈三也有缘。

      月老注定也是奇,泉州拨过潮州来[24],

      得赐黄厝做君仔,后共五娘会佳期。

      益春容貌及双全,伊共陈三也有缘,

      二人一齐同心义,后生前世中功名。

      圣旨差落再入京,伯贤做官好名声,

      宣伊广东做运使,朝廷嘉封再高升。

      召书就届陈府来[25],报乞老爷知细唯[26],

      宣伊广东做运使,君命来召无延迟。

      伯贤见报喜不申[27],且喜今旦再高升,

      备办龙亭去迎接,谢天请了备起身。

      “贤弟听我说分明,广东运使管万民,

      亲成朋友齐来送[28],备办轿马就起身”。

      风流事情般段诗[29],唱乞世间人知机,

      陈三益春五娘仔,姻缘那为许荔枝。

      先唱陈三乞人听,世间代致有名声[30],

      伊叔西川做太守,伊兄运使伏未走。

      陈三人物生风流,容貌赛过二三州,

      伊是番安再出世[31],男女看见都思良[32]。

      运使到任就起身,陈三送兄过路程,

      经过潮州城里过,克逢正是上文天。

      潮州有一黄九郎,城里算伊最富豪,

      家中生有两女子,颜容妙致世无双。

      女子做名五六娘,五娘生好赛六娘,

      面皮生成桃花色[33],仁甲抽出元珠红[34]。

      潮州林大尽威风,出来备办好轿粧,

      那因鼻生卫太大,人人叫伊大鼻郎。

      五娘使唤叫益春[35],生得青雅有十分,

      头插珠花莫双髻[36],赛过古时王昭君。

      潮州点灯尽荣华,处处鼓乐排满山,

      陈三摇摇街上过,妇人女子成大拖[37]。

      益春口广乞娘仔听[38],“街上点灯有十成[39],

      今盲那今齐去看[40],手提灯笼一起走。”

      元宵看灯闹分分[41],陈三五娘共益春,

      林大带有一古品,相行相撞做一群。

      看灯看到三更时,妇人女子渐渐桸,

      陈三五娘齐相看,三人相看生神除[42]。

      陈三再看灯前来,看见五娘似西施,

      许时得故扇打落[43],益春捡起笑唯唯。

      五娘口广乞益春听,“那捡只扇慢慢走[44],

      只是方才官人仔,送转乞伊有人情。”

      陈三就叫手下来,“我扇打落全不知,

      汝今走前就去(毛灬)[45],不通共人辩是非[46]。”

      手下行前问一声,“娘仔方才只处走,

      我厝三爹扇打落,有捡提来送我行[47]。”

      益春听闻笑唯唯[48],“金扇我有捡一枝,

      贪你面孔生得好[49],不讨只扇后世来[50]。”

      手下回话扇未还,陈三亲身行近前,

      娘仔面前作一揖,乞赐金扇提出来。

      五娘转声叫益春,“人客情雅有十分[51],

      金扇那今送还转,免得别处  分分。”

      益春见说笑唯唯,道着人客独自来,

      金扇我今送还你,千年万载要记时。

      扇还一了就起身[52],无期林大在身边[53],

      五娘忽然一甲看,嫌伊鼻大不成形。

      益春看见笑呵呵,许鼻割落炒一砢[54],

      面皮生成犬形状[55],张许实数无啰嗦[56]。

      林大听闻应一声,“娘仔乱口广共乱惊,

      我鼻信生有许大[57],割落那炒半砢程。”

      五娘益春点灯行,林大背后查亲情,

      就届李婆厝内讲,托媒查看求亲情。

      李婆回报林大听,“黄厝九郎大出名,

      看灯总是五娘仔,我做只亲必定成。”

      林大听见目都真[58],“你卫共我结只亲,

      不论金银不论聘,花红羊酒谢你恩[59]。”

      李婆就去见九郎,口广响林大好门风,

      无此人物生得好,只亲不做后难逢。

      九郎见口广无推时[60],就允五娘对乞伊[61],

      “劳烦婆你林厝口广,讨日下定莫延迟[62]。”

      李婆欢喜起身行,转去说乞林大听,

      “黄厝娘仔允对你,讨日下定不延迟。”

      林大听见心头开[63],好补得着九重开[64],

      聘金大礼都使了,讨日下定不敢违。

      媒婆送礼黄厝来,摇摇摆摆入厅前[65],

      九郎收礼回书了,五娘暗苦畏泪啼[66]。

      【题解与注释】

      陈三五娘(又名《荔镜记》),是一个流传于闽南、莆仙地区、粤东、台湾和东南亚的民间故事。以元宵节为背景,叙述泉州人陈三邂逅黄五娘的浪漫爱情故事。在莆仙地区,莆仙戏曾演出《陈三五娘》、《益春留伞》,至今莆仙方言里还有“益春留伞”、“陈三扫厝”、“陈三面五娘声”、“陈三是好人厝仔儿”等戏曲典故。故事又被编成长篇叙事俚歌《陈三五娘》,乡土气息浓郁,语言质朴、俚俗,流畅如话,长期以来,广泛流传于莆仙地区。

      本次整理根据的这个油印本俚歌《陈三五娘》,共有1488句,每句七言,四句构成一段,基本上一段一韵,一、二、四句押韵,押莆仙方言韵。从用词、押韵特点看,是用仙游话记录的,是较早的本子。本次整理保留原貌,对原文文字不加改动照录。电脑上无法显示的俗字、生僻字,将其部件放在圆括号内。并对原文加标点,注释。

      [1]不肖:不消。

      [2]乃弟:弟弟。做名:起名,名字。

      [3]伏细:还小。伏:还。

      [4]目头忧:皱眉头。

      [5]不然:不肯,不想。

      [6]运使:古代官名。水陆运使、转运使、盐运使等的简称。

      [7]那苦:就愁,只愁。

      [8]不共:要与,要给。

      [9]妙致:标致。

      [10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11]踢跳:玩耍。

      [12]了:又。

      [13]天光:天亮。

      [14]一甲:一下。甲:下。

      [15]笑唯唯:笑咪咪。

      [16]光烟烟:亮堂堂。

      [17]盲:夜,夜晚。

      [18]尽:很,极。

      [19]齐:跟着,一齐。

      [20]跪落:跪下。

      [21]妻少:妻子。

      [22]卫:会。

      [23]应:回嘴。

      [24]拨:调拨。

      [25]召书:诏书。届:到。

      [26]细唯:细微。

      [27]不申:不胜。

      [28]亲成:亲戚。

      [29]般:搬。

      [30]代致:事情。

      [31]番安:即潘安,晋代美男子潘岳。

      [32]思良:思量。

      [33]面皮:面部皮肤的色调。

      [34]仁甲:手指甲。

      [35]使唤:丫头。

      [36]莫:梳。记音字。

      [37]成大拖:一大群。

      [38]口广:讲。方言字。

      [39]有十成:有十分。形容非常热闹或非常好看。

      [40]那:咱们。

      [41]闹分分:闹纷纷。

      [42]生神除:神魂颠倒。生神:精神,魂魄。

      [43]许时:那时。许:那,那么。得故:特故,故意。

      [44]只:这。

      [45]    :找。方言字。

      [46]不通:不要,不能。不,莆仙音近“黄”。

      [47]提:拿。

      [48]听闻:听见。

      [49]生得好:长得好看。

      [50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51]人客:客人。

      [52]了:结束,完成。

      [53]无期:不料,想不到。

      [54]砢:盛饭菜用的陶瓷钵子,莆仙音“科”。

      [55]面皮:脸蛋。

      [56]张:装。实数:样子。

      [57]信生:如何,怎么。莆仙音近“先那”。

      [58]目都真:睁大眼睛,眼睛一亮。

      [59]花红羊酒:给媒婆的酬劳。

      [60]推时:推辞。

      [61]允:答应。对:许配。

      [62]讨日:确定日期。下定:定亲。

      [63]心头开:心花怒放。

      [64]补:老婆。记音字。

      [65]厅前:厅堂。

      [66]苦:苦闷,忧愁。(佚名 整理:余学范)

     

      五娘怒气骂一声,“狗母你敢我厝行[67],

      林大乌初鼻不大[68],共我敢做只亲情。”

      “娘仔听媒说细微,林大富豪人子儿,

      你厝爹姐收聘了[69],不通骂我嫌不池[70]。”

      五娘就叫小七来,“去打李婆狗母伊,

      将伊裙裾打得破,耻辱早死大鼻驼。”

      小七骂乞李婆听,“狗母敢做只亲情,

      我厝娘仔生妙致,对乞大鼻无半成[71]。”

      陈三送兄上任来,思良娘仔袂读书[72],

      假意辞兄转去厝[73],不去的着赴科场。

      运使见弟言语真,“功名大致不是轻,

      我叫阿童送你转,白马乞你骑起身。”

      陈三路上细思良,即时乞行届潮州,

      此行卫见娘仔面,定不共伊结只亲[74]。

      陈三转来届潮州,尽日骑马街上游,

      心里思良灯下女,故此游街无时休。

      时节正是大暑兜[75],五娘益春齐上楼,

      思良亲情对林大,盲日心头乱如糟。

      益春听闻劝一声,“娘仔无苦只亲情,

      姻缘本是天注定,齐企楼窗看人行。”

      “益春听我说得通,我想灯下许官人,

      手保楼窗忆一转[76],着久共伊卫成双[77]。”

      “娘仔口广话好踢跳,林厝亲情谁主张,

      恰似荔枝生上树,哪个有爱无思良。”

      “益春无口广林大郎,老狗大鼻败门风,

      面皮生成荔枝壳,岂肯共伊做一床。”

      “娘仔你今无嫌伊,五百年前结得来,

      那是父母主张躭[78],不通娘仔嫌不池。”

      “益春只话我都哉[79],銮凤着配銮凰皆[80],

      牛郎也着配织女,娘仔也着配秀才。”

      “娘仔既然有只心,古时有人自结姻,

      孔佛私奔步男子[81],文君也然步长卿[82]。

      周朝出有崔莺烟,亲情做先对郑恒[83],

      后共张生相配合,齐随到老到万年[84]。”

      “我今不学崔莺烟,治只去讨有张生[85],

      不学孔佛步男子,算来学伊也枉然。”

      “娘仔总是不学伊,姻缘届只且随时,

      心且放宽看景意[86],齐来踢跳吃荔枝。”

      陈三骑马过东街,看见高楼尽整齐,

      楼上一对少娘仔[87],二人牵手企相排[88]。

      益春企起只楼东,“娘仔你看马上人,

      虽然不是风流使,着久共伊卫成双。”

      五娘一看目都真,“许一郎君好眼神,

      颜容就是潘安貌,着配伊人正安心。”

      益春口广乞娘仔听,“玉娥小姐讨亲情,

      秀球做乞吕梦应[89],自古至今人传名[90]。”

      “益春只话有只机,手布提来包荔枝[91],

      等着伊人楼下过,就提荔枝丢乞伊。”

      陈三骑马过楼兜,看见娘仔企起楼,

      五娘益春看定定[92],就提荔枝丢落楼。

      五娘丢了许荔枝,就共益春说口机,

      “楼窗掩转落楼去[93],乞人哉着定知疑[94]。”

      安童看见许荔枝,就去地上拾起来,

      陈三接手一甲看,卫好宝贝夜明珠[95]。

      陈三转来闷休休,就使安童转泉州,

      “去厝共我乡亲口广,千万不说只因由。”

      安童不敢瞒三爹,收拾行李起身行,

      陈三心里自叹息,看只手布乱心情。

      就问店主名李公,“许厝高楼谁厝庄[96],

      楼上一对少娘仔,颜容妙致世无双。”

      李公口广出许因由,“黄厝益春共五娘,

      亲情对乞林大了,三爹不必再思良。”

      陈三听见应一声,心如刀刺大着惊,

      “公你替我算一计[97],一盲夫妻死也听。”

      李公见说笑唯唯,“我有一计也好奇,

      学我手艺来磨镜[98],共伊见面无延迟。”

      “公你真正好心机,立便教我无延迟,

      一心一命为娘仔,行届伊厝看何如。”

      李公口广乞三爹听,“单学磨镜不通行,

      着学唱诗共唱曲,双般都会正通行。”

      学只磨镜磨得光,脱落衣裳百样装,

      仙巾脱落换尖帽,尽日挑担上街垱[99]。

      镜担挑起黄厝行,叫起磨镜有几声,

      铁板摇摇三五下,看来看去无人行。

      五娘听闻磨镜声,就使益春出外厅,

      去看外头人磨镜,不是李公祖客来[100]。

      益春连步行出来,看见人客尽可奇,

      只人生好面又熟,好象治只别见伊[101]。

      转入内厅讲口机,“磨镜人客生清奇,

      娘仔咱今齐去看,果然妙致无差奇。”

      五娘看了应一声,“只人生好赛满城,

      青像灯下官人仔[102],恰似骑马楼下行。”

      “娘仔记躭无差其,骑马官家人仔儿,

      伊人会肯来磨镜,那是娘仔眼看除[103]。”

      益春行前问一声,“人客不别我厝行[194],

      不哉工夫是乜样[105],我等李公来磨厅。”

      “功夫贤妹伓使惊[106],泉州磨过潮州城,

      我是李公亲徒弟,镜磨无光后无行。”

      “益春那今无嫌伊[107],既是李公师子来[108],

      且就乞伊磨一转,看伊手艺都何如。”

      五娘抱镜出厅堂,陈三看见目都黄,

      好的一镜有只大,着用二天磨的光。

      陈三抱镜就来磨,照见娘仔貌如花,

      目睛金金手妄动[109],镜磨无着扳望磨[110]。

      五娘转向叫益春,“人客磨镜无一分,

      双手望镜目望看,磨得这镜横成长。”

      “你只磨镜无小心,镜磨无光提无钱,

      指甲伸出长三寸,春头逆脰不成形[111]。”

      陈三抱镜照五娘,“我磨只镜十分油,

      当初不见娘仔面,恰似云开见月娘。”

      “益春你去说因知,李公磨镜卫唱诗,

      叫伊人客都要唱,唱那好听茶请伊[112]。”

      陈三听闻笑唯唯,“唱诗我也唱出来,

      李公卫唱诗古曲,我也卫唱时音诗。”

      “汝那卫唱时音诗,大镜且提作一边,

      唱得好听有祖客,后回再来无论钱[113]。”

      娘仔爱听时音诗,轻移莲步走出来,

      比得当初波义显,那因采花会佳期。

      “古时有一郭华伊,姻缘那为买胭脂[114],

      古时采(此处缺一字)逢仙女,刘锡乞火那生儿[115]。

      千古姻缘也是奇,芳叶提诗流传来[116],

      崔英看灯谐连理,世隆走贼得(此处缺一字)焦[117]。”

      五娘听唱时音诗,看见陈三心可奇,

      只人不是马上使,因何磨镜那厝来。

      益春听唱尽好听,就共娘仔说事情,

      “那今讨茶乞伊吃,叫伊再唱乞咱听。”

      陈三听闻笑唯唯,“多谢贤妹捧出来[118],

      劳烦贤妹茶请我,长长念义着念恩。”

      益春收杯入房来,陈三算计用心机,

      不如将镜打乞破,依旧合转交还伊。

      陈三抱镜还益春,益春接过看一痕[119],

      乞拍忽然做两片,二人答口闹分分[120]。

      【注释】

      [67]狗母:母狗。

      [68]乌初,疑为乌粗,(脸蛋)又黑又粗。不:又。记音字。

      [69]爹姐:爹妈。

      [70]不池:不要。不,莆仙音近“黄”。

      [71]无半成:一文不值。

      [72]袂:不会,此处意为“不想”。

      [73]去厝:回家。

      [74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75]大暑兜:临近大暑节气。

      [76]保:扶,挽。

      [77]着久:多久,何时。

      [78]那是:就是。躭:错。

      [79]哉:知道。

      [80]着:要。皆:谐。

      [81]孔拂,即红拂。指隋末红拂私奔李靖的故事。

      [82]文君句:事见西汉才女卓文君私奔著名文人司马相如的故事。

      [83]做先:起先。

      [84]周朝四句:崔莺烟,即崔莺莺,她与张生的故事见唐代元稹的小说《莺莺传》与后来的《西厢记》。

      [85]治只:哪里。讨:找。

      [86]景意:景致。

      [87]少娘仔:小娘子。

      [88]企:站立。

      [89]吕蒙应:即吕蒙正。

      [90]玉娥三句:这里指北宋宰相之女刘月娥抛绣球招亲,绣球打中吕蒙正,最后与之成亲的故事。

      [91]手布:手绢。

      [92]看定定,这里指瞄得准准的。

      [93]落楼:下楼梯。

      [94]哉着:知道了。

      [95]卫好:胜过。

      [96]许厝:那一座。厝:家。

      [97]算一计:想一个计策。

      [98]磨镜:磨治铜镜。古用铜镜,须常磨光方能照影。

      [99]街垱:街市,街上。

      [100]祖客:老顾客。

      [101]别:曾经。

      [102]亲像:好像。

      [103]眼看除:看错。

      [104]不别:不曾。不,莆仙音近“黄”。

      [105]乜:什么。

      [106]伓使惊:不用担心。

      [107]那:咱们。

      [108]师子:徒弟。

      [109]目睛金金:瞪着眼睛。

      [110]无着:不到。

      [111]春头逆脰:形容偷窥者脖子伸得长长的丑态。春:伸。不成形:不雅观。

      [112]那:如果。

      [113]后回:下次。

      [114]古时二句:指古时郭华热恋卖胭脂女子王月英之事。事见(幽冥录》中的“买粉儿”。

      [115]刘锡句:莆仙戏有同名剧目。

      [116]芳叶句:即红叶题诗。见唐孟棨《本事诗》中“情感第一”。

      [117]世隆句:典出元代关汉卿著杂剧《拜月亭》。

      [118]捧:端。

      [119]一痕:一条打破的痕迹。

      [120]答口:吵架。(佚名 整理:余学范)

      九郎听闻吵闹声,出来口看问乜事情[121],

      “只是我子照身镜,提镜赔我无延迟。”

      九郎就叫小七来,“冤家今旦遇着伊,

      那厝娘仔镜打破,叫伊赔那放伊行。”

      陈三跪落投九郎,“大镜打破我担当,

      实然袂赔只镜起,情愿卖身扫厅堂。”

      “贱奴口广话好相奇,我厝多少君(此处缺两个字),

      叫伊提银赔那镜,卫早出去我不池。”

      九郎见口广心肝转,“只镜是你无小心,

      文书立便要来写[122],约定乞我使三年[123]。”

      小七口广乞阿公听,“磨镜伊是泉州兄,

      叫伊提银赔那镜,有银赔镜放伊行。”

      “小七兄汝听原因,身兜并无一文钱[124],

      镜担空空都是只,我今无奈要卖身。”

      陈三立了许文书,算来好苦又好啼,

      百样计较因为乜,冤家那为许荔枝。

      写只文书来卖身,文书乞写十分明,

      情愿使届三年满,一月约定五百钱。

      陈三口广乞九郎听,“潮州城里有亲成,

      暂时落难来届只,实然门兜不敢行。”

      “既然城里有亲成,汝今扫厝(这里缺三个字),

      我厝三牙吃饱饭[125],汝去门兜(这里缺三个字)。”

      第一扫厝扫顶厅,第二扫厝扫下厅,

      第三扫厝扫楼顶,娘仔起早正梳粧。

      娘仔梳粧未落楼,陈三再扫到脚兜[126],

      “娘仔汝今请爬起[127],免得土粉翁你头[128]。”

      娘仔落楼厅前行,陈三再扫到顶厅,

      扫来扫去扫不停,不如扫断只亲情。

      “娘仔一笑值千金,生得青雅赛观音,

      着久卫议伊头逞,一盲夫妻死甘心。”

      “贱奴讲话不是轻,汝只贼胆大如天,

      好好行落楼下去,免得打汝无仙神[129]。”

      陈三口广乞娘仔听,“谁叫娘仔只处行,

      我愿让乞娘仔打,打那有痛正有情。”

      娘仔听闻笑唯唯,道着陈三初回时,

      “我今且就你一转[130],下回打汝也未迟。”

      “娘仔口广话好嘴皮,不打陈三等下回,

      娘仔欠我三盲债,我欠娘仔一(这里缺两个字)。”

      益春听闻行出来,“陈三话致尽可疑,

      我厝娘仔念着汝[131],汝敢胆大无尊卑。”

      陈三起早扫厅堂,娘仔爬起正梳粧,

      陈三春头一甲看[132],娘仔乞看目都黄。

      娘仔就叫陈三来,“汝敢胆大无尊卑,

      只位是我梳粧处[133],因何放肆无尊卑。”

      陈三见说应一声,“我为三年只处行,

      早晨娘仔叫使用,不使陈三也就行。”

      “贱奴口广话如贼曹,汝敢共我嘴滔滔,

      我爹那哉只代致[134],必定提汝斩双脚。”

      “斩我双脚也不哉,因乜卖身汝厝来,

      今且就你只一转,等我脚根企得来。

      我的名字叫陈三,当初磨镜穿破衫,”

      “叫你卖身赔我镜,我厝吃饱动干戈。”

      “破衫穿破是尚罗,脱落破衫乜物无[135],

      今旦便宜乞汝讲,恐畏讲了露面皮。”

      五娘秘密叫益春,“陈三何故只处温[136],

      将水得故掿伊泼[137],响伊不哉捧面盆。”

      益春捧水泼伊身,陈三乞泼张神神[138],

      分明得故掿伊泼,我妹侥侥无良心。

      “益春贼胆大如天,一盆面水泼我身,

      我今去共九郎讲,着打益春丫头真。”

      娘仔就叫陈三来,“勿共陈三辨是非,

      各人门关行入去,免得乞人讲便宜。”

      陈三门外自叹声,“我为三年只处行,

      我是官家人子弟,何苦流浪只亲情。”

      五娘益春住里头[139],陈三算起目滓流[140],

      何苦不做风流代[141],乞泼一身滴滴流。

      “娘仔出来口广一声,陈三起早门外听,

      是我干愿你厝企[142],会早去厝无人情[143]。”

      “益春汝今行落来[144],陈三话致尽可奇,

      仔细看伊生得好,当初骑马正是伊。”

      “娘仔汝有开只声[145],共我说破只事情,

      只人那是马上使,因何磨镜路上行。”

      “骑马官人接荔枝,共奴相见有几时,

      生共陈三都一样,不信汝今去问伊。”

      “奴那听影共听风[146],一人知着百人传,

      娘仔无捧林厝砚,娘仔无上林厝门。”

      “益春听我说得通,你看陈三乜样人,

      若要掿我嫁林厝,不如一世守空房。”

      运使上任细思良,思良细弟住家乡[147],

      就叫安童送银转,提乞三爹入科场。

      安童转来迈三爹[148],不觉行届潮州城,

      就入李公店内企,暂且歇脚了再行[149]。

      李公口广乞安童听,三爹现住潮州城,

      那因手布荔枝事,假意卖身黄厝行。

      安童见说大着惊,“伊做只代无半成[150],

      老爷哉着无好看,我今要去三爹。”

      陈三扫厝厅上来,慢慢扫扫吃饭时,

      思良好笑楼上坐,遇着益春捧粥来。

      陈三就叫妹一声,“许饭捧来请那兄,

      若然肯听那兄嘴,今盲就讲乞汝听。”

      益春行前笑唯唯,我为娘仔捧粥来,

      汝那敢吃粥是只[151],陈三接过吃几时。

      吃了益春骂几声,尤如老虎人惊,

      粥捧届嘴吃届底,恐畏吃了无人情。

      益春骂了介就行[152],看见安童住外厅,

      轻移莲步出来口看,“汝只乜人只处行。”

      “贤妹听我说得通,陈府安童非别人,

      人讲三爹汝厝企,请伊相见也何妨。”

      “汝只一人花仔脚,入我厝内嘴滔滔,

      汝乜三爹我不别[153],我厝一人名陈三。”

      “妹汝贼胆大如天,将我三爹叫乳名,

      泉州无人敢只叫,今旦乞你只看轻[154]。”

      益春报乞陈三听,“外面有一花仔兄,

      不哉你是不是,伊讲不陈三爹[155]。”

      陈三见说走出厅,安童看见叫三爹,

      双脚齐齐就下跪,益春看见大着惊。

      安童起来问一声,“老爷叫汝转泉州,

      带有金银三爹使,兼有进士分亲成[156]。”

      “安童听我说细微,见爷说我厝读书,

      去厝共我乡亲口广,口广我上任未转来。”

      安童相辞起身行,益春立便出外厅,

      就问陈三伊是谁,因何下跪叫三爹。

      “我讲益春你卫惊[157],广东运使是我兄,

      我叔西川做太守,世代簪恩有名声[158]。”

      益春听口广应一声,“既有官家亲叔兄,

      因何卫肯来磨镜,乜事届只潮州城。”

      “我因送兄上任来,看灯遇着娘仔伊,

      许时的故扇打丢,去讨我妹送还来。

      后再骑马看景致,娘仔相爱吃荔枝,

      将许荔枝丢乞我,故此磨镜汝厝来。”

      益春见说事都真,“我共娘仔都疑心,

      今劝三哥乞海量[159],小妹共你来叙情。”

      陈三听见就生神[160],手保益春嘴就真[161],

      今劝三哥回心意,我也共你作一心。

      “三哥既然有只心,我也不敢忘你恩,

      约定今盲三更后,出来共君再叙情。”

      二人从此结绸缪,尽日踢跳无时休,

      益春踢跳伏未饱[162],无共娘仔说因由。

      陈三觉悟浪一开,算来何苦只克亏[163],

      不如卫早转去厝,手提伞子出大门。

      益春一哉走落楼,掿着陈三伞就留,

      就骂三哥侥心走[164],舍得小妹放后头。

      陈三就嘴应一声,“是汝克木无人情[165],

      不肯共我说因理,叫我因何伓着行[166]。”

      “益春再劝三哥听,娘仔盲日乱心情,

      汝今共我一齐转,我去说乞娘仔听。”

      五娘独自住秀房[167],那想灯下许官人,

      心里思良马上使,配乞伊人正安闲。

      益春入房讲几声,“娘仔无苦只亲情,

      前日看灯马上使,二人都是陈三名。”

      五娘见讲心可疑,益春因何会伯伊[168],

      骑马看灯既都是,因何磨镜咱厝来。

      “陈三实然好威仪,昨日安童来迈伊,

      一见陈三就下跪,益春一问知根机[169]。”

      “陈三正是官家儿,我那尽日心可疑,

      汝今去叫来见我,待我也问伊细微。”

      【注释】

      [121]口看:问。方言字。

      [122]要:拿。

      [123]九郎四句:此四句似乎应移到下面“我今无奈要卖身”句后。

      [124]身兜:身上。

      [125]三牙:三餐正餐。

      [126]脚兜:旁边,近旁。

      [127]爬起:起来。

      [128]土粉:粉尘。翁:洒落。

      [129]无仙神:吓破胆。

      [130]一转:一回。

      [131]念着汝:为你着想。

      [132]春头:伸头。

      [133]只位:这个地方。

      [134]那:要是。

      [135]乜物无:什么也没有。

      [136]温:赖着不走。莆仙音“云”。

      [137]掿:把。

      [138]张神神:垂头丧气。

      [139]住:在。莆仙音“躲”。

      [140]目滓:眼泪。

      [141]不:要。

      [142]干愿:情愿。

      [143]会早:提前。

      [144]行落来:走过来。

      [145]开只声:说这话。

      [146]那:就,只。

      [147]细弟:小弟,弟弟。细:小。

      [148]迈:探望。记音字。

      [149]了:然后。

      [150]代:事情。

      [151]是只:在这儿。

      [152]介:自己,自个儿。

      [153]不别:不认识。不,莆仙音“黄”。

      [154]今旦:今天。

      [155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156]进士:疑为人事,即馈赠的礼物。

      [157]惊:怕。

      [158]簪恩,疑为“簪缨”,指世代作官的人家。

      [159]乞:给予。

      [160]生神:来劲。

      [161]真:亲吻,亲嘴。

      [162]伏:还。

      [163]克亏:吃亏。

      [164]侥心:负心。

      [165]克木:刻薄。

      [166]伓着:不能。

      [167]秀房:即绣房。

      [168]伯:认识。记音字。

      [169]根机:根由。(佚名 整理:余学范)

      陈三见叫入房来,手保五娘笑唯唯,

      娘仔若还有好意,即便说出无延迟。

      五娘见讲面都红,就骂陈三君仔人,

      “敢来共我脚手动,有乜话致说得通。”

      “娘仔汝今无猜疑,就听陈三说出来,

      西川太守是我叔,广东运使我兄伊。

      那因送兄上任来,遇着娘仔看灯时,

      后再骑马看景致,娘仔相爱吃荔枝。

      娘仔楼顶丢荔枝,陈三楼下拾起来,

      不信荔枝还是只,娘仔心里莫知疑。”

      娘仔讲乞陈三听,“我丢荔枝有只情,

      初见不是汝骑马,那是望影共听声。

      汝说只话总无凭,白马都无在身边,

      手布荔枝是治只,因何磨镜来卖身。”

      “娘仔心事真正深,手布荔枝在身边,

      白马牵去换镜担,算计不到娘身边。

      假意卖身扫厅堂,爱共娘仔齐同床,

      今问娘仔算主意[170],可怜陈三等久长。”

      娘仔见说心也悲,“劝我三哥用心机,

      是汝前世欠奴债,不念成就无延迟。

      一身那为许荔枝,姻缘届只且随时,

      今劝三哥乞海量,一甲绣针未成花。

      三哥听奴说一声,爹娘二人住外厅,

      若还一知无好看,乞人知传不好听。”

      “娘仔只话实在奇,我那为汝尽受亏,

      再求娘仔开开恩,千万今旦着担为。

      送粒手只乞君收[171],人情届只不自由,

      共君结发到百岁,免得侥心乞人羞。

      感得娘仔人意深,只一手只值千金,

      百样计较汝厝企,果然天地遂人心。”

      五娘秘密叫几声,“爱不共君叙人情,

      的故将君来捧水,人前不敢叫君名。

      共君约定今盲辉[172],更深时节开后门,

      千万脚手行得好,免得人哉鬼听闻。”

      安人听闻走入房,“五娘仔汝敢做人,

      汝共陈三相戏弄,陈三伊是君仔人。”

      “姐汝心内莫猜疑[173],奴奴是汝亲仔儿[174],

      陈三捧水入房内,有乜话致讲口机。”

      “仔汝见大无相尊,谁叫陈三捧面盆,

      厝内女儿你不使,使许达埔捧面盆[175]。”

      “益春灶内去讨汤,正叫陈三入厅堂[176],

      人讲有钱使得久,使得捧水也何妨。”

      五娘见说无惊心,安人骂了就起身,

      只处共君正讲话,因何安人卫知机。

      益春听闻行入房,“只代是我做媒人,

      今盲一齐誓你愿,三人生死无放空。”

      三人讲话伏未行,无奇小七叫伊名,

      益春莲步行前问,汝叫陈三乜事情。

      小七口广乞益春听,“我为阿公叫伊名,

      不使陈三庄上去[177],明日午时就起行。”

      益春恐畏小七哉,并无只处讲出来,

      陈三五娘住房内,二人听闻苦哀哀。

      五娘讲乞陈三听,“爱不共君求人情,

      约定今盲二更后,莫乞人知卫传名。”

      一更一点月上来,陈三起到入房来,

      娘仔牵手入房内,劝君保定无就形。

      二人牵手走入房,风吹罗帐谢兰然,

      陈三就叫五娘睡,五娘羞耻面红红。

      “君汝听奴说细微,今盲共君初会时,

      奴身美贯风和雨[178],郎君千万着扶时。”

      “娘仔你身不使惊[179],陈三否得只事情[180],

      好花需着仔细来,劝汝保定无惊形。”

      二人牵手齐销金,脱落衣裳露出身,

      金枝玉叶都露出,仙佛看见也思良。

      春季一动袂我身,相抱相揽嘴相真[181],

      忽然云收雨露降,苦了当初不知情。

      鸳鸯枕上结绸缪,人情相爱无时休,

      听闻灵鸡一甲叫,二人恰似虎着枪。

      五更天色渐渐光[182],陈三爬起落眠床,

      “今共娘仔相离去,今旦不去上田庄[183]。”

      “君汝今旦上田庄,听奴共君再叮咛,

      初更时节门兜等[184],不通乞奴挂心肠。”

      娘仔送君房内行,益春起早门外听,

      “二人只处做乜代,不通瞒妹不知情。”

      娘仔连忙嘴就真,我那三人结同心,

      娘仔话致恩义深,为汝二人如爱金。

      三人既然誓愿了,那畏三哥会侥心,

      “益春不通多疑心,那兄共你再誓心。

      情愿三人同生死,不敢掿汝作一边,”

      一更月色正落垅,五娘点火行入房,

      门兜等君君无到,乜事乞奴等久长。

      共君叮咛正是时,因何届今未转来,

      不是奴爹伏未困[185],或是君心不记时。

      二更月色正落西,君到奴门好不知,

      连门开门乞君入,恐畏门外有人来。

      共君约定是二更,君你因何等到他[186],

      仔细问君君不应,脚战手战面都青[187]。

      “娘仔听我说一声,即时走去过前厅,

      听闻汝爹问是谁,许时然降不敢行。”

      三更月色窗外光,奴就郎君好心肠,

      当初骑马楼下过,谁想今旦作一床。

      娘仔叫君不惊慌,“君你因何心忙郎,

      君汝都是奴身上,是奴作事自挑挡。”

      四更月色正落山,娘仔叫君心放宽,

      着久卫届君你厝,尽话讲出不敢瞒。

      “娘仔我讲乞你听,我厝世代有名声,

      汝那若还嫁乞我,不使别处做亲情。”

      五更月色暗摸摸,陈三爬起不落铺,

      “汝爹一盲共我讲,今旦带我去讨租。”

      “君汝今旦去讨租,奴那心里千万孤,

      明日一定要早转,不通等到暗摸摸。

      共君约定初更天,爬山越岭战兢兢,

      君汝今旦庄上去,奴住房内不安心。”

      陈三五娘齐相离,盲暄入期然会期[188],

      天时若还不落雨,顶锅拔头也着来。

      陈三即时届田庄,就入内厅见九郎,

      田客看见三爹面,一齐跪落许厅堂。

      九郎见讲大可奇,就问田客乜因知,

      “陈三是我厝君子,相见何必去跪伊。”

      “员外盘问人惊,伊是泉州陈三爹,

      叔做太守兄运使,治人伓伯伊名声[189]。”

      九郎见说应一句,落难届只会败名。

      陈三应了就弯走,九郎为实不知情,

      就是落难来届只,因何磨镜路上行。

      蕉楼更鼓三更时[190],陈三走出庄外来,

      厝边隔壁人睡定,卫早行路无延迟。

      一身一命为娘仔,着跋着踢也要行[191]。

      过只大溪不畏深,上只峻岭高半天,

      一步一步行得紧,恐畏娘仔困落眠[192]。

      娘仔房内绣荔枝,思良三哥心也悲,

      针线收起门兜等,郎君届今未转来。

      蕉楼更鼓再转声,陈三咳嗽门外行,

      娘仔果然开门口看,郎君果然有人情。

      “共君约定是初更,君汝因何等届他,

      恐畏君来不哉晓,奴企门兜等半盲。”

      “娘仔实然不哉情,天时乌暗路不行,

      双脚着跋今都痛,爬山越岭受尽惊。”

      着跋着踢为奴身,摸君身体冷如冰,

      二人相抱入房内,银瓶温酒暖君心。

      银瓶温酒银珠红,奴劝郎君亲手捧,

      君汝一嘴奴一嘴,二人相请吃不空。

      天时青冷风又凉,食酒不通脱衣裳,

      二人相抱齐去困,骨肉相隐还卫温[193]。

      二人相抱上眠床,帐外点火帐内光,

      娘仔叫君打灭火,不得火光照见奴。

      “我那不池灯火光[194],爱照娘仔汝生粧[195],

      嘴皮相真目相看,青像鸳鸯浴池汤。”

      “我君不池灯火光,奴就郎君汝心肠,

      恐畏打坏君身体,共君相指有久长。”

      “娘仔今盲等我来,我来届只无准时,

      二更出门三更届,未困一醒鸡就啼。”

      “天时青青路上行,奴奴那爱无别情,

      既然郎君伡样做,奴那不敢仕放听。”

      共君相抱未色时[196],短命灵鸡只早啼,

      郎君汝今庄上来,实然难去又难来。

      窗外白露白茫茫,君汝过水又过霜,

      奴受安乐君受苦,叫奴心里自算安。

      君你起早上田庄,奴今只处再梳粧,

      别日共君再相会,立便转出畏天光。

      九郎转去见安人,讲起陈三只事情,

      伊是富家人子弟,因何磨镜来卖身。

      公婆对面正讲时,小七去报差人来,

      九郎即时问乜事,张三争田总是非。

      【注释】

      [170]算:想。

      [171]手只:戒指。

      [172]盲辉:晚上。

      [173]姐:娘。

      [174]仔儿:儿女。

      [175]达埔:男人。

      [176]正:才。

      [177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178]美:未。

      [179]不使:不要。不,这里读如“黄”。

      [180]否:晓。

      [181]揽:搂抱。

      [182]光:亮。

      [183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184]门兜:门前。

      [185]困:睡觉。

      [186]他:记音字,意为“现在”,读如普通话“搭”。

      [187]战:发抖。

      [188]盲暄:晚上,今晚。

      [189]治人:谁人。

      [190]蕉楼:谯楼。

      [191]着跋:摔倒。着踢:不小心踢到(障碍物)。

      [192]困落眠:睡着。

      [193]隐:相依偎取暖。

      [194]不池:要。

      [195]生粧:容貌。

      [196]未色时:才一会儿。色时,即霎时。(佚名 整理:余学范)

      九郎见讲大交加,张三告状共那事,

      着请林大来打得,看伊主意生信生[197]。

      小七去请林大来,林大欢喜笑唯唯,

      “阿公叫我来请汝,实因送亲无延迟。”

      林大请来届厅堂,九郎请坐吃茶汤,

      讲起张三争田事,争转五娘做嫁粧。

      林大见说无做声,请我不哉做亲成[198],

      叫我做状字伓别[199],未见官府我就惊。

      九郎见讲大不然,可恨亲成对在先,

      既然告状都袂否[200],劳烦且转不敢延。

      “丈人听我讲因依,亲情也要讲出来,

      九月重阳好日子,乞求送亲无延迟。”

      林大讲了就起行,陈三出来问一声,

      “阿公你是好人家,因何不做只亲成。”

      九郎见讲应陈三,“伊厝家仕大富和[201],

      不知此子不伯笑[202],今对伊了无奈何。”

      陈三讲乞阿公听,“只事官府不使惊,

      争田之事陈三代,我那替你上官厅。”

      陈三打轿届官前,报乞泉州陈三爹,

      吏目出堂请相见,答问陈三伊叔兄。

      岳父正是黄九郎,张三欲占伊田庄,

      特来告状争田转,送乞五娘做嫁粧。

      吏目见说就程头[203],“劳烦三爹不敢留,

      学生即时就判断[204],只田判转九郎兜。”

      吏目相见就出堂,审问张三告九郎,

      张三争田有只代,依旧判转还九郎。

      吏目判了打轿行,执事排届黄厝厅,

      陈三出来对面坐,人人看见大着惊。

      九郎讲乞安人听,陈三果然有好兄,

      因为乜事来磨镜,今旦正哉只事情。

      安人见说问益春,“汝共陈三尽日云,

      既然否得只事故,从头共我说新文[205]。”

      益春见讲说得真,不敢瞒得只事情,

      说起手布荔枝事,故此磨镜来卖身。

      安人见说目头忧,“尽日不哉只因由,

      我仔果然只样做,那是益春汝风流。”

      益春讲无只事情,“我劝娘仔伊不听,

      前日不共九郎讲[206],娘仔叫我无做声。”

      九郎见讲拾损单,“是汝替伊来遮瞒,

      人讲干柴会着火,卫早赶出无放宽。”

      就叫安人办嫁粧,五娘叫办林厝扛,

      六娘对乞陈三去,只代不通等久长。

      九郎讲乞安人听,“就叫李婆林厝行,

      九月重阳好日子,五娘六娘一起请[207]。”

      安人骂给九郎听,“汝只无目做亲情,

      我仔主张对林厝,仔心不愿对伊走。”

      九月初九天光时,林厝打轿黄厝来,

      空轿扛转也罕见,就去告状投知州。

      知州看状乱分分,可恨只事败人伦,

      出签去提三人转,拿着陈三来债文。

      三人行出有几盲,过只溪林共山林,

      不敢出头行大路,都是无路行三更。

      行了不觉届山坡,听闻溪水流落河,

      娘仔问君许是乜,君应娘仔是打锣。

      山坡过了岭无山,田中钓枯骨多例横,

      益春问君许是乜,君应益春企旗杆。

      为何打锣企旗杆,不是差人来抄山,

      三哥听闻应一句,有我只处不使惊。

      娘仔路上不安心,思良林大来讨亲,

      苦着爹姐年纪老,乞伊迫列到官司。

      “娘仔汝今心无悲,告状我着出官司,

      吏目都知是汝婿,判汝回家也是奇。”

      兹事吏目伊都知,那为告到知州来,

      三人一齐拜天地,保佑半路无人知。

      且喜行到赤水溪,冤家船只无半个,

      谁想差人赶一到,拿着三人押回头。

      陈三拿到官厅边,就骂陈三贼仔形,

      别人妻少夺去厝,看汝贼胆大如天。

      陈三讲乞知州听,“广东运使是我兄,

      我因送兄上任来,九郎共我做亲成。”

      知州不理问益春,汝共娘仔暗私存,

      汝哉从头共我口广,为何齐行做一群。

      益春见问心都惊,从头口广乞知州听。

      知州就骂黄九郎,家法不严败门风,

      我要拿汝来问罪,道着七十上老翁。

      再调陈三问分明,败人家门罪不轻,

      道着汝兄免嘉法[208],发配崔州徒三年。

      知州再召林大来,五娘正是汝妻儿,

      汝今心里算主意,或收礼财或收伊。

      林大讲乞知州听,“好物打破无半成,

      甘愿那收礼财转,破物送乞泉州兄。”

      知州再召九郎来,礼物加赔送还伊,

      女子领回送去厝,亲情准汝再主张。

      长解就押陈三行[209],益春行前问一声,

      “只一金簪送乞汝,容汝辞别有人情。”

      长解放伊去辞离,三人相离为泪啼,

      夫妻本是同林鸟,谁想今旦各自飞。

      “娘仔汝今无凄悲,是我一身受冷时,

      汝今去厝见爹姐,一年半载就转来。”

      “三哥汝今无苦凄,奴今抽落只金牌,

      乞君收起做为记,生死共君做夫妻。”

      长解出来押陈三,手提大锁脖上枷,

      那为风流只代致,是我做事自担当。

      五娘转去到田庄,就共益春说叮口当,

      劝君一身崔州去,实然乞奴挂心肠。

      住只田庄定沉沉,风吹松柏挂奴心,

      忆着共君齐牵手,摸君一身冷如冰。

      桃李花开满山岭,盲日算君困无眠,

      君汝一身那为我,恰似鸳鸯各自飞。

      灯火花开一点红,今盲梦见奴官人,

      上只眠床一齐困,果然一醒都是空。

      娘仔醒来问益春,“我那一困梦见君,

      入只房内乞我口广,遇着伊兄自返乡。”

      “娘仔汝梦也是空,心里思良许官人,

      日时思良盲时梦,思良到只袂成双。”

      “益春汝讲有几时,君伊押去我心悲,

      卫知崔州是治只,也无批信寄转来[210]。”

      崔州正是海中垱[211],君去三年有久长,

      衣裳穿破谁乞补,头昏目暗谁捧汤。

      烧只枝香插厅头,保佑神明届身兜,

      五娘益春齐贺愿,保佑我君早回头。

      “烧只枝香香分分,天地恰拉洪益春,

      保佑三哥卫早转,保佑娘仔早见君。”

      “烧只枝香沉沉香,天地保佑咱三人,

      保佑林大要早死,保佑夫君早成双。”

      “益春听我说口机,要来笔砚写封书,

      汝今就去叫小七,起到崔州通乞伊。”

      陈三解去路上行,小七背后叫伊名,

      陈三歇等问乜代,从头讲出乞我听。

      “娘仔使我小七来,送银送礼送家书,

      来迈三哥安乐否,千年万载着记心。”

      陈三看书泪汪汪,娘仔节义似冰霜,

      爱不共君随百岁[212],谁想今旦分西东。

      小七相辞就起行,遇着官府开路声,

      陈三走落路下避,安童看见叫三爹。

      安童落马问原因,“三爹因为乜事情,

      爷伊即便转去厝,轿马现今住后边。”

      陈三讲起为荔枝,“我住黄厝汝知机,

      林大告状我拐逃,故此发配崔州来。”

      安童见讲老爷听,“方才遇见咱三爹,

      不哉因为是乜代,乞官发配崔州城。”

      运使落轿见陈三,“因乜代致路上劳,

      是谁官府去泼汝,是谁长押押汝枷。”

      陈三见讲目头忧,不敢共兄讲因由,

      身张弯弯腰贺贺[213],无言可答目泪流。

      运使见伊无做声,半吞半吐乜事情,

      此人必定有冤屈,就叫长解问分明。

      长解跪落心惊形,“小人不敢喝老爷,

      三爹一身为娘仔,假意磨镜黄厝行。

      三爹许时面都黄,干愿卖身扫厅堂,

      后共娘仔相勾搭,二人誓愿做一床。

      无奈娘仔伊亲情,在先对乞林厝成,

      三爹思良袂届尾[214],二人连夜一齐行。

      林大一哉只因由,就去告状投知州,

      本官差人拿伊转,判伊发配去崔州。”

      运使见讲面都红,“生汝不肖通做人[215],

      败我门风共面色,有乜话致说得通。

      父母送汝去读书,汝食只大卫蛋猪[216],

      看见书册目都月更[217],看见野花目都光。

      那厝君仔成百双,汝去卖身乞别人,

      厅前扫地汝也去,厝内面盆汝也捧。

      生汝不肖呆仔儿,发配崔州还便宜,

      汝今说然做乜样,卫早去死无延迟。”

      夫人听闻吵闹声,运使面前求人情,

      道着同胞亲兄弟,也要替伊开罪声。

      【注释】

      [197]生信生:如何,怎么样。

      [198]请我句:我以为你请我来是要说娶亲的事。

      [199]做状:写诉状。伓别:不识。

      [200]袂否:不会。

      [201]家仕:家世。富和:富豪。

      [202]不伯笑:浪荡挥霍不顾家。不,莆仙音近“黄”。

      [203]程头:点头。

      [204]判断:判决。

      [205]新文:新闻。

      [206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207]请:嫁。

      [208]嘉法,即家法,俗称扑责家人的刑具。

      [209]长解,谓长途解送罪犯的差役。

      [210]批信:书信。

      [211]海中垱:大海中央。

      [212]不:要。记音字。

      [213]身张弯弯:弯下身子。腰贺贺:弯腰驼背的样子。

      [214]袂届尾:无法了结。

      [215]通:还想。

      [216]卫蛋猪:比猪还愚蠢。蛋:蠢,记音字。

      [217]月更:本意为阻塞,此处指眼光呆滞。莆仙音“贾”。(佚名 整理:余学范)

     

  • 随机文章

  • 赖店杨氏民居体现鸳鸯厝特色
  • 九峰双层七间厢的多种艺术装饰
  • 陕甘总督林扬祖故居
  • 仙游县榜头南溪红瓦
  • 华亭霞皋汉兴阁
  • 高架桥下的枫林姚氏民居
  • 嵩山陈靖姑风景区印象
  • 仙游文庙春秋
  • 华亭郊尾明山堂
  • 梧塘沁后万兴堂
  • 最新评论

  • 雷竞技靠谱不文化网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
    投稿邮箱:fjptwhw@163.com   联系QQ:935877638

    广告热线:0594-2288370    13015960168